|     股票流通市场投资     |    定向增发(PIPE)     |    固定收益     |    金融衍生品投资     |    股权投资(VC/PE)     |    
|     通知公告     |    双安新闻     |    行业资讯     |    投资者教育     |    
|     公司简介     |    团队建设     |    组织架构     |    企业文化     |    投资决策     |    风险控制     |    
|     量化程序员招聘     |    研究总监     |    总经理助理     |    行政助理     |    行业研究员     |    交易员     |   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诸建芳:银行激进信号!再现天量信贷,数据引人深思...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-02-20 11:29:29 人气:302 标签:

天量信贷再现,按揭意外创新高

    房贷创历史新高,但后续压力不可小觑。1月居民贷款新增7521亿,其中居民中长期贷款(以按揭为主)规模达历史新高,达6293亿。虽然自去年年底,商品房销量进入下行通道,但房贷仅仅是边际上有所下降,并没有像此前预期的明显。原因在于银行控制按揭节奏所致,不排除目前的放款是针对去年年末的购房需求。当前房地产市场金融条件缩紧的趋势愈发清晰。北京、天津已相继出台按揭利率由此前8.5折提高至9折的政策,我们预计未来还会有城市出台类似政策,此举将直接抑制按揭增量。总的来看,随着销售和房价的逐步回落,可以确认地产投资增速转弱的拐点已至。

    企业信贷占比上升,早投放早受益成主要因素。企业短期贷款新增4331亿,中长期贷款新增15200亿,环比分别上升3600亿和8000亿。在未来房贷增量有限的背景下,银行在年初做多企业贷款的冲动变得十分迫切。对于贷款投向,我们了解到目前没有趋势性改变,依旧为基建项目和大型国企,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继续呈下降趋势,制造业企业贷款可得性仍然不高。此前我们就认为,2017年PPP项目从质和量上将迎来明显改善,银行配套信贷资金将作为强有力的支撑。目前,银行参与的基建项目大部分均以PPP为主。1月票据融资减少4521亿,我们在2016年的点评报告中曾提出,票据融资并不反映企业真实新增资金需求,在某些企业贷款规模不足的月份中,银行则用成本相对较低的票据补充规模。对于1月的下降,我们认为主要是由于企业贷款规模的高增挤占了票据融资的空间。

全社会货币量充足,金融风险仍需警惕

    社融创新高,债券融资再受市场波动影响。1月社融超预期新增3.74万亿,从结构来看,社融口径下的人民币贷款新增2.31万亿,以此可以看出信贷数据是被压降后的。表外融资三项,委托、信托、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超预期分别新增3136、3175、6131亿。虽然成为本月社融超预期的主要因素,但是表外贷款高增却暴露出一定的金融风险。今年1月开始,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到MPA考核中,我们认为未来表外融资将一定程度上减少。企业债发行继续受到债市波动影响,发债成本上升导致净融资额为-539亿。另外需要说明,监管层继续加大对地产商融资链条的监管力度,也成为企业债净融资减少的一方面原因,同时使得仍然需要资金的地产商转向非标业务进行融资,但复杂的产品结构虽然一定程度上规避监管,但导致的金融风险或有所上升。但考虑到政策和监管层面对防范资产泡沫问题的态度,未来对表外融资的监管或更加趋严。

    全社会资金量充足,货币增速剪刀差继续明显收窄。今年1月,M2增速由于基数和存款新增规模并不高的原因,同比增速与上月持平,为11.3%。同期社融余额的增速为12.8%,明显高于M2增速,意味着全社会的资金量较为充足,如何更好地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才是面对社融高增时应该考虑的问题。M1增速大幅度回落至14.5%,两者剪刀差连续缩小多月。我们认为,节日因素致使企业存款转移至居民存款是本次M1增速大幅回落的主要原因,或并不能说明企业资金活化有所转好。

从1月信贷数据引发的两点思考

    政策利率上调对未来信贷规模的影响相对较为间接。春节前后央行对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均进行上调,市场对此解读众多,其中一点原因是抑制未来信贷投放规模。我们认为,此次MLF利率上调10BP显然抬升了商业银行资产负债部所管理的资金成本,但对于影响银行存贷款利率的作用较为间接。原因有以下三点。首先,供求是影响贷款利率最重要的因素,特别是企业和居民端的资金需求。目前企业贷款利率均是以基准利率基础进行上下浮动,但浮动多是出于对企业资质和银行风险偏好的考虑。虽然如上文所述,在工业品价格走高的基础上,上游企业盈利改善带动资金需求或出现好转,但由于价格传导机制受阻,终端零售价格仍然受到抑制,整体企业的资金需求仍然处于相对低位;其次,存款还是银行负债端的主要组成部分,虽然同业负债增长较快,但占比仍然较小。MLF利率上调更多体现在同业成本上升,对于存款利率水平影响有限;最后,央行窗口指导对信贷规模管控力度逐渐加强。但不可否认,银行内部资金成本上升仍会对贷款利率产生向上引导,但更多是趋势性的,并不存在直接传导效应。

    谈论一整年的企业资金需求疲弱,到底何时会有好转?这对未来按揭走弱背景下的信贷总规模十分重要。2017年中国经济下滑压力犹存,但底部思维和稳增长的政策取向使得市场对于坚守6.5%抱有信心。我们在年度策略报告《经济见底,一步之遥》中曾经提过,我国经济周期见底在望。举例来说,存货周期和朱格拉周期(企业设备投资周期)在2016年末底部已现,特别是企业产成品存货,在连续7个月累计同比负增长之后,已经连续两个月反弹至3.2%的水平。企业补存货和加强设备投资的过程中,投资和产出改善,意味着企业资金需求会出现好转。我们认为,在目前底部信号较为明显的经济基本面支撑下,2018年或是中国经济见底最有可能的时间点。经济出清的背景下,存货和设备投资增速会显著上升,企业资金需求迎来明显改善。

版权所有 ? 2016 南京双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苏ICP备15013237号 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27号